当前位置:首页 > 工业综合服务 > 地产杂志 > 市场行情 > 正文

产业发展才是城镇化核心

2015-02-02 15:11:35 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旧城改造、新区建设已成为许多地方的重点工作。最近,国家发改委一个课题组对12个省区的调查显示,12个省会城市规划了55个新城;144个地级城市要建200个新城新区,161个县级城市中有67个要建新城。
    遍地开花的新城新区建设,不乏成功范例,但存在的问题也十分突出。近日,记者分赴3省暗访,看到的几个新城区,白天了无人气,夜晚灯火零星,有的则是成片的烂尾楼:基础设施配套差、大量住房闲置、宝贵的土地
资源被浪费—新城变“空城”,令人触目惊心!
    “空城”之空,清冷空旷。记者8月28日上午在北方某生态城开车转了一个多小时,总共见了不到20个人。当天夜幕降临时,记者来到东部沿海某海滨小镇,一个有30栋住宅楼的小区,仅有五六户窗户射出灯光。29日早晨,记者在一个人口过百万的农业县新城的主干道走了10多分钟,路上看到的人,不是搬运建筑材料的工人,就是小区门口的保安。在新区开发最早的小区门口,一位在此居住的女士说,“这房子入住率也就1/3。”
      人气不足,直接导致各种设施配套不到位;设施不完善又反过来影响新城对人气的聚集力。基础设施配套严重缺失,是“空城”的共同病症。在上述生态城,占地上千亩的会议中心,杂草疯长到一米多高。在东部滨海小镇,一个小区动辄就是近百栋楼、四五千套房,这样规模的社区在一线城市都不多见。
    “如此盲目"造城",不就是决策脱离群众、官僚主义的体现吗?”多名接受采访的居民都表示,有的领导为了追求所谓的政绩,拍脑袋盲目决策,最后拍屁股走人,后任领导来了不愿接“烫手山芋”,不搞配套设施建设,任其继续“烂尾”。这样的干部心里哪有老百姓的利益?
    有的地方建设了一个“空城”还不够,还在继续“造城”。记者到访的那个农业县,除了新城规划面积14平方公里外,还在建设一个新片区,面积近3平方公里。“新片区计划投入16亿元,整个人工岛占地4500亩,如果能有3000亩土地
出售,按100万元一亩的价格计算,将来光土地的收益就可达到30亿元,资金应该不成问题。”该县有关负责人说,对于未来的收益,他们是有信心的。
    一位和前述生态城有业务往来的银行负责人说:“地方政府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没考虑有没有人来这生活的问题,花巨资造了个无人岛。”当地一位熟知情况的人告诉记者,“生态城的发展太贪大了,如今债务压身,连利息都还不上,这么多半拉子工程怎么收摊子?”
   “前几年当地政府为了GDP,卖地搞房地产,现在房子卖不出去,陷入恶性循环,"空城效应"被越放越大。”东部滨海小镇上的一位退休老人对此很是担忧。
    记者采访中,很多群众表达了他们的愿望,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要治治盲目“造城”的虚火症。

——人民日报

 

城镇化,指农村人口不断向城镇转移,第二、三产业不断向城镇聚集,从而使城镇数量增加、规模扩大的一种历史过程。它主要表现为随着一个国家或地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产业结构的调整,其农村人口居住地点向城镇的迁移和农村劳动力从事职业向城镇二、三产业的转移。

早在“十一五”规划纲要就已经明确“要把城市群作为推进城镇化的主体形态”,十二五规划再次建议,以大城市为依托,以中小城市为重点,逐步形成辐射作用大的城市群,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十八大也将城镇化列为2013年经济工作的六大任务之一。

从1978年到2011年,城镇人口从1.72亿人增加到6.9亿人,城镇化率从17.92%提升到51.27%,虽然从表面上看,中国城镇化建设已经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但背后潜藏的诸多矛盾、问题也日益凸显。

城镇化“泡沫”误区:

1、“大跃进”式发展城镇化

进入21世纪后,中国的城镇化建设进入了一个新高潮。从2001年开始,全国范围内不同类型的城市都做起了“大规划”,领头的是直辖市和省会城市。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有48个城市提出要建“国际大都市”。“大规划”之风不久就从大城市蔓延到中小城市,一些城市的政府领导要求按现有人口和产业规模的两倍乃至三四倍进行规划。大马路、大立交,大草坪、大广场,按照所谓国际化标准,纷纷上马。“大跃进”式的城镇化模式,导致了城镇化脱离了当地发展实情,质量差,也引起了一系列“城市病”,将城镇化“泡沫”越吹越大。

2、造城=城镇化

“大拆大建”、热衷于造“新城”是城镇建设的最大特点。“大跃进”式的发展导致了各大城市“造城”风气高涨,据统计,内蒙古、河南、辽宁、江苏、湖北、云南多地均出现了“鬼城”现象。多数“新城”、“新区”因规划面积过大、远离主城区、住宅与产业配套不足、城市总体规划不完善及对人口规模预判的不准确,导致了“新城”土地空置率高,住宅区入住率低的现象,进而一到晚上就形成“空城”、“鬼城”。这也在一定程度造成了土地资源浪费、资金浪费,也是造成地区政府负债的原因之一。

3、城镇化成为“地产化”代言

城镇化的一大内容就是农民向城镇居民转化,大量的失地农民进城,需要解决好农民的居住、就业、保障等问题。然而这个过程绝不仅仅停留在盖房子层面,一些房地产商借城镇化大量圈地盖房,哄抬房价,使市场房价进入快速上涨甚至暴涨期。从2000年至2010年的10年内,国内城市建设用地扩张83%,但同期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城镇人口仅增长45%,土地城镇化与人口城镇化速度极不匹配。地产化的发展不仅不利于农民进城,也很大程度上加重了民众对高房价的压力,促生了一系列城市病。城镇化免不了要圈地进行建设,但是房地产只是配合发展的因素之一,不能让城镇化为“房产化”做嫁衣。

城镇化应该以产业发展及产业经济提升为核心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强调——“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可见,经济的发展才是一个地区、城市,乃至国家繁荣兴盛,和谐共处的基础。丢开经济的发展谈城市规划、发展,民生的改造都是虚空的。城镇化既然被认为是现代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就需要回归到产业发展、产业经济提升这一根本上来,将主要精力放在实体产业经济的发展和扶持上。

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了“新型城镇化”概念。新型城镇化,是指坚持以人为本,以新型工业化为动力,以统筹兼顾为原则,推动城市现代化、城市集群化、城市生态化、农村城镇化,全面提升城镇化质量和水平,走科学发展、集约高效、功能完善、环境友好、社会和谐、个性鲜明、城乡一体、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化建设路子。新型城镇化的“新”就是要由过去片面注重追求城市规模扩大、空间扩张,改变为以提升城市的文化、公共服务等内涵为中心,真正使我们的城镇成为具有较高品质的适宜人居之所。

发展产业经济,以产业发展带动城市发展,以产业升级带动城市升级,不仅能够将城市发展带到现实中来,贴合地区实际发展,还能为城镇化解决农民转型问题。随着城镇化建设,大量失地失业农民涌入城镇,怎样合理安排这些“新力军”成为城镇化面临的首要问题。而产业的发展就可以为农民提供就业岗位,提供稳定的收入,农民也以参与产业发展的方式促进了城镇化的发展。

城镇化是国民经济产业发展战略延伸的一部分。产业化发展,以龙头企业带动地区行业发展,以企业积聚带动地区经济发展,完善产业链,在产业经济发展了的同时也明确了地区发展方向,进而促进城市多元化发展,而不沦为片面发展的“代言”。

以产业发展为核心发展城镇化,才能将发展的力量落到实处,才能刺破城镇化“泡沫”,让城镇化得到真正有效的发展。


欢迎来到工业地产官网